联系我们
电话:0510-87291485
传真:0510-87290685
庄秋良:13701538339
庄莉15961566236

Q Q358693331

邮箱:info@yx-bright.com
地址:宜兴市官林镇工业区
新闻中心
NEWS
您当前的位置:新闻中心
用技术改变自己的命运:两名清洁女工放下扫把拿起焊枪
 点击数:761次 添加时间:2017/3/25 [打印] [返回] [收藏]
氩弧焊枪推荐,氩弧焊枪什么牌子好,氩弧焊枪买哪种好?-宜兴市通用电器设备厂
“榜样的力量”让姐妹俩决定:用技术改变自己的命运
两名清洁女工放下扫把拿起焊枪
中工网记者 罗筱晓 方大丰
赵小燕(左)指导雷金娥观察焊缝。张飞 摄
“雷大姐,练焊接呢?”离背对着自己的那个身影还有几米远,赵小燕就高声招呼了起来。
“哎呀,赵大姐来了!快来看看我这个平角焊怎么样?”放下焊枪、摘下防护面罩,雷金娥顾不得客套,就要跟赵小燕讨教起业务。
这两个互称“大姐”的人,都是湖南楚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焊接工人。在年龄上,38岁的赵小燕称45岁的雷金娥为“大姐”;在技术上,刚做焊工一年半的雷金娥又反过来把已有21年“焊龄”的赵小燕叫做“大姐”。
赵小燕俯身仔细查看起焊缝处的纹路。穿着同样的深蓝色工装,梳着同样的马尾,甚至同样是瘦小的身材,从背面看去,不熟悉的人大概很难分出她们俩谁是谁。
虽然在学焊接的道路上相隔了近20年,但这两个从农村走出来的女工人,都是从榜样的身上找到动力,决定放下做清洁工的扫把,用技术改变自己的命运。
“看”来的焊工梦
1996年,由于家境贫寒,初中毕业的赵小燕从位于陕西安康的农村老家到北京打工。年龄小个子矮,被唤作“小丫头”的她在老乡的介绍下,到一家生产制药装备的公司车间里做清洁工。初到大城市,又什么都不会,小丫头对这样的安排没啥意见,“只求有活干,能养活自己”。
在每天扫地倒垃圾的过程中,车间里的一对焊工师徒引起了赵小燕的注意:做徒弟的男孩穿着体面的工作服,每天的工作不过是坐在桌子前拿着焊枪“缝缝补补”,看起来很是轻松;做师傅的更是两手一背,只需要偶尔提点徒弟几句。
即便如此,公司里上到老板下到车间员工,都毕恭毕敬地称这位姓张的高级技师为“张总”。
“我也想像这样被人尊重。”趁工作间隙旁观了好几次焊工的工作,清洁工赵小燕终于鼓起勇气提出要跟张师傅做学徒。
她没想到,近20年后,在清洁工雷金娥眼里,自己真的成了张师傅的角色。
2013年,两个孩子都上了大学,一直在老家湖南省祁东县一边打零工一边照顾家里的雷金娥,想去长沙与在楚天科技工作的丈夫团聚。但当时已41岁的她心里有点犯愁:自己初中没毕业,能干点什么呢?幸运的是,那时楚天科技正好招聘清洁工,雷金娥顺利通过面试,被分到赵小燕所在的部门。
按理说,“夫妻团聚”的目标已经实现了,雷金娥只需要安心完成清扫工作。但做了一年半的清洁工后,她突然提出要转岗学焊工。原来,在上班时,她常常看到已是主任工程师的赵小燕四处培训或带队参加焊工竞赛时被尊称为“赵老师”,心中也有了念想:“她能做到的,我也想做到。”
文功武功都是拦路虎
“整体焊接纹路不错,只是边缘部分有点没焊上。”赵小燕仔细地把平角焊零件的优缺点指给雷金娥看。在楚天科技,包括她们俩在内,一共只有三位女焊工。而在赵小燕曾经工作的北京那家公司,焊工更是清一色的男性。因此,当这“一小一老”刚提出要学焊工时,都遭到了拒绝。
赵小燕还记得,车间的主管瞥了自己一眼,指了指角落里80张重达数吨的不锈钢板说:“你先用20天的时间把这些钢板磨成指定的形状,咱们再说。”
虽然明知是搪塞,但要强的赵小燕还是接受了这个任务。别人单手就能操作的角磨机,她得手脚齐用;别人一天能磨十来张钢板,刚开始她只能磨一张半。由于角磨机不断震动,一天下来,赵小燕常常“感觉不到自己的双手”。
15天后,所有钢板都按要求磨好了。这一次,一直暗暗在旁观察的张师傅先开了口:“小丫头,你还想学焊接吗?”
小丫头终于拜师成功了。
或许是有这样的例子在先,2015年,经过雷金娥反复申请,甚至把自己做焊工的丈夫拉来,保证自己一定会认真学习后,她也如愿拿起了焊枪。
只是焊工工作真的不像她们想的那么轻松。
赵小燕很快发现,“坐在桌子前干活”分明是一种假象。因为身材瘦小动作灵活,她总是分到犄角旮旯的焊接活儿。空间狭小难以下焊枪,再加之技术不到家,刚开始不仅常常焊不好,还好几次因为左手的高温焊丝戳到右手手臂或大腿而被烫伤。
对“高龄”转岗的雷金娥来说,焊接路上的困难就更多了。未经练习时,她拿焊枪的手总是抖个不停;焊枪通电后,因为不敢往前移动,直接就把钢板烧出了黑洞。而对于学历不高的雷金娥来说,更难的是理论知识的学习。为了考焊工证,她参加了由赵小燕授课的培训班,“刚看教材时,真的是在看天书。”
第一次模拟考试,雷金娥只得了48分。这让她很着急,每天一有时间就拿着书本背诵,为了有安静的学习环境,她甚至剥夺了放寒假在家的儿子女儿看电视的权利:“等妈妈考完试,随便你们看。”
科协中的工人代表
随着赵小燕拿零件的手在空中挥动,可以看出她的右手手腕明显比左手手腕粗了一大圈。“我右手的力气可是大过大部分男性的。”对这握焊枪20年留下的印记,她颇有些得意地说。
这是要练出一只稳度极高的手必须付出的代价。虽然刚开始因分工“不公”觉得委屈,但从拜师之日起就答应张师傅“既然入了这个门,就要坚持干下去”的赵小燕,咬着牙更加认真地练习着焊工必需的各种蹲姿、站姿以及双手的稳定性和协调度。到23岁时,她的焊接技术在公司里已是出类拔萃。
同时,为了向师傅看齐,赵小燕花了7年时间,利用周末去学习理论知识,从初级工考到了高级技师。刚开始,还有五六个女工与她一起上课,到高级技师考试时,女焊工只剩下了她一位。
慢慢地,有人来请教她一些困难的焊接方法;再后来,有企业要聘请她到车间主管焊接工艺。
赵小燕完全能理解雷金娥对理论知识的恐惧,因为当初一直照葫芦画瓢的她也有过类似经历:“由我来决定整个车间的焊接工序,说实话心里是发虚的。”没办法,她只得又钻研起焊接技术的创新。从收集实验数据,到用书面语言制作工艺文件,再到难题攻克……多年积累,不知不觉间她已成为了国内压力容器焊接的一把好手。2011年,作为“引进人才”,赵小燕被楚天科技请到了湖南。
多年与焊枪、焊丝打交道,带给赵小燕的除了粗细不一的手腕和被噪音略微损害的听力,还让她在去年成为了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这让一直自称“打工女”的赵小燕又兴奋又紧张,正像她在日记里写的:“代表们都是主席、书记、校长、教授、部长、董事长等,没有一个和我一样是一线工人。”
正是这个一线工人,用自己的技术,实现了“受人尊重”的愿望。如今,循着她的道路走来的雷金娥也通过考试拿到了焊工证,并且半年之内就独自一人承担起了原本要3个人完成的自动焊工作。
“有问题随时打电话。”做完指导,赵小燕打算回办公室准备明天的培训内容。身后的雷金娥,又拿起焊枪一点点焊接起来……

来源:中工网